2019年07月07日 星期日  天氣情況加載中

[民間故事]----吳元四揭皇榜 金剛藤療太后

信息來源:湖北福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 發布時間:2014.10.14 瀏覽次數:

南宋淳佑元年,江淮旱、蝗嚴重,京城糧食頓然緊張。家住龍窖山下深谷垅的吳里胥接到縣衙送糧進京的公文,期限緊迫。

吳里胥年事已高,不堪長途跋涉,五個兒子又在外埠打理生意,而皇命難違,且時間不容懈怠,便急忙派人喊回了正在山里跟仙姑學藝的兒子元四、元七倆兄弟,囑咐他們代父應差。沒想到這一去,令他們名滿京城,叨沐皇恩。

這得從十年前說起。某天,吳里胥突染重病,鄉里郎中都感束手無策,以至病情日甚一日,縱有萬貫家貲也難挽悠悠逝去的生命,眼看就要踏上黃泉路,元四元七兄弟等人不由大放悲聲。正當他們一家子深陷絕望時,突有一股芷蘭馨香撲鼻,眾人在驚異中泣聲嘎然而止,抬頭一看,只見兩位白衣白裙的仙女飄然而來,一位扶起里胥,一位將一粒藥丸納入里胥口中。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里胥睜開雙眼,倏地跳下床來,跪在仙女跟前:“仙姑哇,感謝您們把我從鬼門關上拽了回來,叫我怎么報答呀?”一位仙女笑了笑說:“醫本濟人,何用言謝。如果要謝,就把兩位令郎送我們為徒吧。”里胥有七個兒子,送兩個兒子跟仙姑學藝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。有多少人夢寐以求而不可得呢。

原來兩位仙女是傳說中的盤王后人,她們共有三姊妹:藥姑、大藥姑、小藥姑。她們住在龍窖山里,蒔蔬為食,甘泉為飲,綠菌為床,白云為裳。早修練成了金剛不壞之身,且都有高超的醫術,時常為人解急救難。經她們治好的病人無計其數,龍窖山也因之被呼為藥姑山。

 “行!行!”里胥忙不迭地答應,“只不知仙姑要哪兩個”。仙姑從跪著的七兄弟中拉出十四歲的元四、八歲的元七。

從此,元四就跟著仙姑在大山里學習識藥采藥,學習把脈辯癥,元七就留在牮樓中應門守家、晾藥炊茗。元四成人后,仙姑又向他傳授了隱身術,等到他們拜辭師傅下山時,已是身懷絕技的仁人醫者。

元四、元七押著糧船,出雋水,過陸水,入長江,穿運河,餐風露宿說不得辛苦,非止一日到得京城,即去倉廩交割。因等戶部收訖文照尚需時日,兄弟倆便在京城里閑逛起來。走到專門張貼官府文告的地方,看到一群人圍在那里,便走過去一看,原來張貼了一張皇榜,說是楊太后欠安,御醫束手,向京畿地方征求民醫。皇榜張貼了一月也無人敢揭。

回到客棧,兄弟倆不禁談起皇榜征醫的事。“國家正是內憂外患之際,太后又染病讓皇上分心,真不是時候哇。”元四不無憂心地說。“四哥,你這么憂國憂民,就去把皇榜揭了吧。 不信憑著師傅教我們的醫術就治不好太后的病。”元七笑著慫恿哥哥。“我倒是想啊,只是我們還沒有單獨給人治過病,加上又不知太后究竟得的什么病,為什么太醫們都沒有辦法呢?我們又有什么把握呢?這皇榜可是隨便揭得的。”“揭得,揭得!你得了師傅的真傳,還不敢揭,未必是不相信師傅的本事?”元七用上了激將法。這一招果然有效,“好吧,我今晚就用隱身術去皇宮打探一下,看看太后的病癥,回來后再用通神術向師傅請教,若蒙師傅允許,明天再去揭皇榜。”

二更時分,元四隱身進了皇宮,一路尋到太后的寢宮,只見面色肌黃的太后半躺在床上,與坐在旁邊的皇帝談話。“這皇帝還真講孝道哇,這時候還陪著太后。”元四心里自語。細聽他們的談話內容,元四知道了一段秘密,原來楊太后出身宮廷樂坊,自幼當差,吃盡了任人欺凌的苦頭。寧宗時樂坊解散,獨她因面目姣好留在了吳太后的身邊做近侍宮女。寧宗常來向吳太后請安,一來二去的看中了她,吳太后瞧在眼里,便把她送給寧宗做了妃子。隨后,她憑著在樂坊時學戲的本事,左迷右纏被寧宗封為貴妃,繼立為皇后。遺憾的是,她一直未能懷上龍胎。寧宗駕崩之時,她認了宗室內一位里保的兒子為皇子,并在柩前即位。他就是當今的皇帝理宗。理宗得位于太后,當然也就盡力供奉太后。

元四知道這些情況后,對太后的病因有了八分的了解。潛回客棧,點燃了三支通神香,默默禱告師傅。一會兒,繞繞的煙霧中現出大藥姑的身影,開口告誡他:“藥在你船上,可以藥到病除,治好了太后,不得貪慕虛榮,不得貪圖富貴,立馬返鄉,父老鄉梓還等著你去為他們祛病除痛呢。”說畢隱去。

“藥在船上?船上只有一味馬莢刺蔸,一定就是它了。”元四此時對太后的病癥有了十分的肯定,對治療也有了十分的把握。原來,拜辭師傅下山時,師傅曾囑咐他:“此去遙途路遠,又逢兵荒馬亂,十分兇險。你要記住我的話,途中不得靠岸泊船,要吃、住在船上,兼程趕去。炊爨的柴火就用馬莢刺蔸。裝上兩袋,既不占多少位置,也經燒。燒出的香氣還可驅蟲避瘴,保你平安。或許還可出師大捷。”當時,他對師傅的安排并不十分了解其用意,至此才恍然大悟。

第二天,元四、元七揭了皇榜,一時京城哄動。監榜官見是兩個毛頭小伙,不由疑惑地喝斥道:“你們敢揭皇榜?要知道,治不好太后可是欺君之罪,要滅九族的。”“不用你吃葫蘿卜操白心,沒有金剛鉆,敢攬磁器活嗎?”元七沒好氣地回答。他們帶著連夜用馬莢刺蔸碾粉制作的藥丸隨監榜官進了宮。

馬莢刺蔸的藥名叫金剛藤,就產在藥姑山中,醫書上說它治療婦女病、關節疼痛等等,在通城民間也確是治療腹部以下炎癥的常用良藥。因其加工切片的難度太大,所以不僅一般藥店不賣,連湯頭歌訣里也少見,知道用的醫師也因藥店無貨,只好不將其寫入方劑。

進入太后寢宮,只見榻前已被一屏風遮擋。一位太監把他們攔在了屏風前。“不見太后,怎么把脈問診?”元七雖知兄長已洞悉太后病情,仍然帶些不滿的口吻問道。“七弟,不得無禮!公公怎么吩咐,就怎么做。宮廷總有宮廷的規矩。”元四怕元七的話引起節外生枝,連忙制止。“哎,還是做哥哥的明白事理。”值殿太監聽了元四的話,臉上立即陰轉晴,“你們既然能揭皇榜,當有驚人本領。今天就要你們來個懸絲把脈,讓灑家也開開眼。”“盡憑公公安排。”元四胸有成竹地說。

三根絲線一頭捏在元四右手,食、中、無三指分別搭在線上,另一端穿過屏風伸向寢榻。聽得屏后宮女準備就緒的傳呼,元四開始診脈。“此非人脈,乃是畜脈。”元四平靜而有把握地說,他知道這是太后對他不信任的試探。“你不要命啦?”嚇得臉色卡白的太監低聲怒喝。傳來兩聲“妙,妙”讓太監又驚詫不已。一只白色的波斯貓從屏后竄出,太監方才解惑。“再來,再來!”宮女呼喊。元四又言:“仍非人脈,此乃蟲脈。”這回,太監已明白太后用意,再沒有大驚小怪。

一宮女走出屏前,嬌婉而嚴肅地說:“太后有旨,你們聽好了。先生確實高明,剛才的脈象是皇上沖天大將軍(蟋蟀)的,不意孫大圣的懸絲診脈見于今天。望先生用心伺侯。”說完即轉身入內。

“脈象細弦,主腹部癥瘕,宜清熱散結,軟堅化瘀。服用金剛藤蜜丸當立見功效。”元四診畢,將用錦盒裝裹的藥丸奉上。

太后服過金剛藤三丸,便感下腹疼痛如同摘去一般,精神起來,可以飲食如常,行動無阻滯。理宗皇帝聞訊,不禁龍心大悅,趕緊內廷召見,高興得不要他們跪拜叩首,也不要他們三呼萬歲,只讓他們站立回話。理宗要他們兄弟留京做官,元四答道:“我們一介布衣,生在草野,長于山林,不知書,不諳官道,如何能夠牧民。”理宗又要他們留在太醫院做御醫,元四又極力推辭:“家中尚有老父,無人服侍。我們兄弟還得回鄉盡孝。皇上為太后求醫,孝心恪天,我們又怎能為自己的富貴而不行孝道呢。”理宗聽他們稱自己有孝心,高興上再加十分高興,毫不怪罪他們接二連三的推托。“我允許你們回鄉侍父,要讓你衣錦還鄉。”當即傳旨寫詔:封吳元四知府銜,記名大名府,欽賜儀仗牌坊。自此,吳元四的故居地改名牌樓沖。吳元四也成了一方名醫。

友情鏈接

聯系我們 | 誠聘英才 | 合作交流 | 給我留言 | 

湖北福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

Copyright © 2007-2019 chinafuren.cn(鄂ICP備11006281號-3)  furenpharma.com(鄂ICP備11006281號-2)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:(鄂)-非經營性-2016-0031

鄂公網安備 42122202000005號

捷报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